<var id="nosey"></var>

    <var id="nosey"></var>
      <acronym id="nosey"><form id="nosey"><blockquote id="nosey"></blockquote></form></acronym>
      <code id="nosey"></code>

      1. 大咪咪
        下載手機客戶端
        首頁 >

        站在這面穿越時空的鏡子前……

        時間:2019-05-20  責編:劉莎莎  來源:解放軍報  作者:周猛 陳利 等標簽:主題教育 王杰班 軍營觀察

          開欄的話

          根據全軍部署,今年的“傳承紅色基因 擔當強軍重任”主題教育正在全面展開、深入推進。

          船的力量在帆上,人的力量在心上。教育之要,在于奔著活思想去;教育之效,在于解決現實問題。對每一名新時代革命軍人而言,如何看待強軍夢與個人夢、如何看待幸福與奮斗、如何看待崗位與擔當、如何正確看待壓力與進取、如何正確看待得與失,關系到能否把全部精力用在履行使命上,進而關系到強軍興軍大計。

          從5月20日起,《解放軍報》“軍營觀察”版開辟“‘傳承紅色基因 擔當強軍重任’主題教育調研行”系列報道,緊跟形勢任務發展,緊貼官兵思想實際,突出問題導向,聚焦基層一線,報道各部隊推動主題教育走深走實的新鮮經驗和管用做法,生動展示廣大官兵鑄牢忠誠品格、聚力強軍興軍的新氣象新風貌。敬請關注。

          王杰“在榮譽上不伸手,在待遇上不伸手,在物質上不伸手”,這“三不伸手”是一面鏡子,共產黨員都要好好照照這面鏡子。

          ——習近平


        站在這面穿越時空的鏡子前

        ——陸軍第71集團軍某旅弘揚“兩不怕”精神做到“三不伸手”新聞調查

        微信圖片_20190520191737

        陸軍第71集團軍某旅利用黨團日組織官兵前往王杰事跡紀念館,學習王杰“兩不怕”“三不伸手”精神內涵。王磊 攝

          一切,要從那座半身銅像說起。

          1965年7月14日,裝甲兵某部工兵一連班長王杰,在組織民兵訓練時突遇炸藥包意外爆炸。為保護在場的12名民兵和人武干部,王杰舍身撲向炸藥包,獻出年僅23歲的生命。同年11月27日,國防部命名王杰生前所在班為“王杰班”。

          天地英雄氣,千秋尚凜然。王杰犧牲后,一座老班長的半身銅像成為“王杰班”的傳家寶。不管是遠赴大漠演習,還是挺進深山駐訓,官兵們始終把銅像帶在身邊,每日擦拭。

          不僅如此,寒來暑往數十載,王杰生前所在部隊、陸軍第71集團軍某旅的官兵們已形成慣例:每逢執行重大任務或實兵對抗演習,都要在老班長的銅像前舉行“出征儀式”,每當個人訓練遇到挫折、生活遇到難題、人生面臨抉擇時,也會自發地來到老班長的銅像前,講講心里話,嘮嘮煩惱事。

          這天晚上,四級軍士長孫建碩獨自來了。改革的棋子落定,孫建碩所在的工兵連整建制轉崗為裝甲步兵連。是選擇和連隊一起轉崗,還是到新組建的工兵連干老本行?作為連隊士官長,連長把選擇權交給了孫建碩。

          有人勸他:連隊超過一半的兵都是你帶出來的,留在連隊干啥工作都游刃有余,這事還要考慮嗎?但孫建碩心里清楚,作為工兵連隊某新型火箭布雷車的技術骨干,如果自己轉崗,那么意味著在新組建的工兵連,這種型號的火箭布雷車短時間內沒有人能“玩得轉”,這將影響到旅里“改革當年即形成戰斗力”的目標。

          如果從個人角度,選擇本不需考慮,但是放到改革大局的坐標中,選擇就有了時代的意義。“王杰老班長在日記中寫到,要‘在榮譽上不伸手,在待遇上不伸手,在物質上不伸手’,作為王杰的傳人,我不能給老班長抹黑。”當天夜里,孫建碩在老班長的銅像前表態:告別老連隊,轉到新連隊,用實際行動續寫老班長“三不伸手”的錚錚誓言。

          鏡子映照信仰——

          革命前輩上戰場敢于犧牲,面對利益調整我們甘于犧牲

          孫建軍想不通。翻開連隊主官任職表,他發現自己是裝甲步兵六連歷任主官任職時間最短的。

          2018年1月,習主席視察連隊一個月后,已有兩年主官任職經歷的孫建軍接任六連指導員。上任伊始,他摩拳擦掌,仔細籌劃連隊建設,準備大干一場,帶領連隊再上新臺階。

          然而,當年6月,任職不到半年的孫建軍接到新的任命:平職調動到教導隊任副隊長。

          從榮譽連隊主官到教導隊副隊長,那幾天,孫建軍心情沮喪,是不是領導對自己不認可?到了新單位,戰友們會不會質疑自己的工作能力?

          交接完工作后的那天晚上,孫建軍來到王杰銅像前,跟老班長道別。這半年里,《王杰日記》已完全融進他的腦海,老班長的故事他一口清。

          革命前輩們為了祖國和人民的利益可以舍棄生命,如今自己并沒有面對生死考驗,如果連名利得失這一關都過不了,何談血性擔當、馬革裹尸?當前連隊轉型,備戰打仗能力提升壓力大,讓精通裝甲專業、軍政兼優的唐建偉擔任指導員,比自己更合適……站在老班長銅像前,孫建軍的思緒越來越清晰。

          既看革命前輩,也看身邊戰友。孫建軍想到連隊下士伍濤,因為訓練傷,身體里有兩塊碎骨頭,醫生建議他做手術取出來,但是接連遇到接收新裝備、帶領全班考等級、備戰集團軍建制連比武,伍濤把入院時間一拖就是一年多。

          只有把有利于改革作為個人選擇的根本標尺,跳出局部和個人利益的小圈子,才能在時代大考中交出合格答卷。孫建軍給自己打氣:教導隊是培養骨干的地方,肯定有我施展拳腳的舞臺。

          履新后,孫建軍迅速投入到新的工作崗位中。不到半年時間,他就先后參加旅優秀“四會”政治教員比賽、帶隊參加集團軍新排長集訓,兩次的成績都是第一名。

          與孫建軍一樣,改革面前不迷向、利益調整氣不餒的,還有坦克七連指導員王玨。從富饒的沿海城市到內陸地區,從家門口干部到夫妻分居兩地,面對改革轉隸、崗位調整、家庭困難,王玨始終一如既往,崗崗干得精彩,帶隊參加陸軍“精武-2018”軍事比武競賽,奪得總評第二的好成績。

          新的崗位也是新的舞臺。改革調整,觸動的是利益得失,不變的是履職盡責的擔當。“原本給別人批假的人,搖身一變后,要找比自己年輕的連士官長批假了。”改革調整前,三級軍士長孫金海是修理營士官長,工作成績突出,官兵們都很信服。調整后,他由營士官長變成了普通一兵。為此,孫金海也曾彷徨過。

          隨著某新型步兵戰車列裝,孫金海意識到,作為全旅火控系統、自動裝填系統修理專業的技術骨干,自己的價值不在于擔任什么職務,而在于自己能為裝甲修理做出多少貢獻。

          孫金海帶領幾名年輕士官,夜以繼日研究琢磨新列裝步戰車維修保障技術。短短兩年,孫金海就伴隨裝甲分隊外訓保障超過13個月;新型步戰車列裝僅半年,他們就全程保障完成首次實彈射擊;列裝僅一年,就全面完善形成了系統保障能力,走在了同類轉型部隊的前列。

          鏡子映照境界——

          生活難免柴米油鹽,軍人須有家國大義

          子夜,坦克駕駛員焦艷錳輾轉反側無法入睡,兩行眼淚從面頰無聲劃過,打濕了枕頭。

          去年夏天,為了能在“國際軍事比賽-2018”工程方程賽中為國爭光,焦艷錳一頭扎進訓練場豁出命地練。一次障礙駕駛訓練,車輛陡然顛簸,他的下巴磕到駕駛艙門甲板上。門牙斷了半截,嘴唇裂了一道口子,但他含著半顆斷牙和滿嘴血,堅持跑完全程后才去找軍醫。

          最終,焦艷錳如愿拿到出國參賽的入場券。在決賽中,他為中國隊榮獲團體第二名的好成績立下汗馬功勞。

          載譽而歸,看著胸前的三等功獎章,焦艷錳卻陷入了內疚,“一同參賽的戰友都立了二等功,只有我是三等功,作為‘215號人民英雄坦克’的傳人,丟人啊!”

          教導員張君勸他要正確看待得失,可焦艷錳還是覺得委屈。“如果實在想不通,咱就去找旅長!”焦艷錳怔了一下,張君的話在腦海中一遍遍回響,他猛地一拍大腿,憋紅了臉:“找旅長,不是伸手要功嗎?那我成了啥……”

          哲人說,與惡龍纏斗過久,自身亦成為惡龍;凝視深淵過久,深淵將回以凝視。該旅官兵說:人的生命和精力是有限的,把一些事情看得過重,必然把其他的事情看輕。

          半個多世紀前,英雄王杰是一級技術能手,兩次榮立三等功,14次向組織遞交入黨申請書卻未能如愿。但他毅然寫下了“在榮譽上不伸手,在待遇上不伸手,在物質上不伸手”三句話,工作干勁愈發高漲。

          這“三不伸手”也成為一面檢驗革命軍人思想境界的鏡子,穿越時空,在這個旅的官兵中傳承賡續,歷久彌新。

          “明天是大寶生日,如果忙就別趕著回家了,先把工作干好……”又是一天忙碌,連長朱磊剛查完夜崗回到房間,靠在床頭拿出手機,點開妻子陳影的微信消息后,心里五味雜陳。

          今年33歲的朱磊,有一個幸福的四口之家,妻子已經隨軍,按說一家人應該可以經常團聚。可連隊訓練強度逐年加大,一年野外駐訓時間長達七八個月。去年,指導員王玨帶隊參加“精武-2018”比武競賽,朱磊扛起了連隊全部工作,連小兒子出生他都沒能趕回去。

          “將受命之日,忘其家;張軍宿野,忘其親。”在家國大義面前,“舍小家為大家”是軍人的共同選擇,更是一名合格軍人應有的境界。朱磊的眼眶濕潤了,他把妻子的留言截圖發在了朋友圈,并附上了一句話:“識大體顧大局,你是我的堅強后盾……祝兒子生日快樂!”

          生活難免柴米油鹽,軍人須有家國大義。曹夢偉是一名素質全面的上等兵,臨近退伍前,在連隊組織的創破紀錄比武中,因用力過猛導致左腳跟腱撕裂。手術后,曹夢偉的父母來到連隊,勸他選取士官繼續治療,可他堅決不愿給連隊添麻煩,在選取士官民主測評中名次靠前的情況下,堅決選擇退伍。炮兵營副教導員張威至今都忘不了曹夢偉離隊前對他說的那句話——

          “選擇離隊,是我能為連隊做的最后一件事!”

          鏡子映照追求——

          我們不伸手去要榮譽,但要努力爭榮譽

          軍人為榮譽而生,為榮譽而戰。在這個單位,官兵為爭取榮譽可以付出所有,在個人名利面前卻從不伸手。

          工兵鍬上下翻飛,實爆作業屏氣凝神……這是一場高手之間的較量,來自集團軍各個單位的工兵尖子賽場見真章。第30任“王杰班”班長李俊奪得個人綜合排名第一,榮立三等功。

          年底,連隊考慮再給他報請一個三等功。李俊知道后,堅決推讓。“你已經有一個三等功了,再拿一個明年就能被推薦提干,為啥不要?”同期的戰友很不理解。

          “功勞不是給的,而是憑本事爭的。”李俊的回答擲地有聲。第二年,“王杰班”戰士參加集團軍比武,斬獲6個單項第一,“優秀是標準,第一是目標”成為這個班最閃亮的標簽。當年底,旅里給“王杰班”記集體三等功,李俊也如愿提干。

          在王杰班長“三不伸手”的叮囑下,像李俊一樣不伸手要榮譽、靠本事努力贏得榮譽的官兵,在這個旅比比皆是。

          去年10月,“王杰班”戰士黃龍接到連隊通知,參加旅里“精武-2018”比武競賽集訓隊的摸底考核。掩體構筑、重裝5公里越野、輕武器射擊……課目考核淘汰率接近70%,黃龍以優異成績通過了第一輪篩選。

          在隨后為期一周的強化集訓中,不論軍銜、兵齡和所屬單位,每天都在進行考核、排名、淘汰。雖然最終入選,但黃龍在最后的排名中并不靠前,被分到了B組。

          B組,意味著替補,意味著走上賽場的機會幾乎為零。一次訓練結束,集訓隊領導在閑聊中得知,黃龍來自“王杰班”:“早知道你是‘王杰班’的兵,就把你分到A組了。”

          黃龍卻說:“老班長的光環是激勵我成長的動力,不是保我晉級入選的護身符,今年我不夠優秀,明年我還要再戰,憑自己的真本事晉級!”

          如果一個人不知道他要駛向哪個碼頭,那么任何風都不會是順風。這個旅的官兵都說,榮譽需要傳承與堅守,但絕不是靠伸手去索取,而是需要用汗水甚至熱血去澆灌、去創造、去續寫;超越榮譽羈絆,就能擺脫個人名利的誘惑,堅守精神的家園。

          “爸媽,我想跟連隊去接新裝備。”休假第三天,上士滕忠偉就待不住了,在網上買了一張離家返營的車票。

          去年初連隊接到通知,即將列裝某新型步兵戰車。8年沒回家過春節的滕忠偉剛剛回到家中卻茶不思飯不想,人在家中,心卻跟著戰友漂泊在接裝的路上。

          8年沒回家過春節,兒子這時候想走,父母哪里舍得?可看到攥著離家車票的兒子,父母知道他心意已決。

          休假變成了“進廠”。在接裝單位,滕忠偉如饑似渴地學習,短短接裝期內就基本掌握了新型武器系統的操作使用,回連隊后主動挑起攻關大梁。

          人人思戰、謀戰、練戰,每人“搶一小步”部隊建設就會“邁一大步”。在過去的一年里,“王杰班”個個考取主戰專業等級、人人實現一專多能;王杰生前所在連成功轉型重塑,訓練成績名列前茅;該旅官兵在各級比武競賽中摘金奪銀,取得了一個又一個第一……

        忠誠的底色

        陸軍第71集團軍某旅 張振東

          1953年夏夜,朝鮮半島鐵源地區剛剛下過一場大雨。志愿軍一輛坦克在夜幕掩護下,穿過一片開闊泥濘地,卻不幸落入彈坑,淤泥漫過了擋板,坦克絲毫動彈不得。此處距敵陣地前沿僅千余米,且不宜隱蔽,情況萬分危急。

          是棄車求生還是坐以待斃?車長楊阿如和戰友們面臨著生死考驗。其實,當天他們已經打掉3輛美軍坦克,棄車撤離完全情有可原。但是,最終他們選擇了一條最危險的路——原地偽裝,與敵周旋,并機智地再次打掉敵人兩輛坦克。

          這就是創造了我軍坦克單車作戰傳奇的“215號人民英雄坦克”。1958年3月,榮立兩次一等功、榮獲“二級人民英雄”榮譽稱號的楊阿如,面對軍隊調整大局,堅決服從命令,復員回到家鄉,做起了農民。那時,正值國家三年困難時期,楊阿如戰功卓著卻從不伸手,戎馬一生卻甘于平凡。直到4年后電影《英雄坦克手》上映,人們才知道他的英雄事跡。

          不忘初心,方得始終。是什么力量令他上了戰場舍生忘死不畏懼、利益調整犧牲奉獻不言苦?

          歷史是最好的答案。

          1960年,就在楊阿如復員后的第二年,稚嫩青澀的王杰剛剛踏入部隊。巧合的是,王杰入伍時的新兵連所在班,正是當年將“215號人民英雄坦克”從彈坑里救上來的那個工兵班。

          王杰沒有見過楊阿如本人,但在新兵連的那段時光里,他肯定聽說過關于楊阿如和“215號”的故事。后來,王杰在日記中寫下了“在榮譽上不伸手,在待遇上不伸手,在物質上不伸手”。得其大者知其小。“三不伸手”是一面鏡子,照出個人在榮辱得失面前的態度。

          以銅為鏡,可以正衣冠,以人為鏡,可以明得失。古之良訓,至今回響。古往今來,“位卑未敢忘憂國”的陸游、“精忠報國”的岳飛、“茍利國家生死以,豈因禍福避趨之”的林則徐、丹青筆墨寫初心的方志敏、堅貞不屈的“狼牙山五壯士”……這些矢志不渝的英雄人物,憑著一股浩然正氣,留取丹心照汗青,留給我們當代革命軍人太多的感慨和無盡的思索。

          底色是畫卷的第一層著色,決定整個畫作的基本色調和風格。作為革命軍人,這個底色需要有軍人屬性,就是聽黨指揮的“軍魂”,家國大義的信仰。90多年來,人民軍隊從歷史走向新的歷史,裝備更先進,體制更靈活,但始終不變的就是忠誠的底色。

          人民子弟兵的底色是什么?是“風雨侵衣骨更硬”的豪邁,是“橫掃千軍如卷席”的所向披靡,是“千軍萬馬戰風雪”的風馳電掣,是朱日和沙場點兵的威武挺拔,更是“計利當計天下利”的寬闊胸襟以及“一聲令下三軍隨”的高度自覺。

          “一個人的價值應該看他貢獻什么,而不是看他索取什么。”這種甘于犧牲奉獻的品格背后,蘊含的是軍人對黨的絕對忠誠,對國家和人民的樸素情懷。

         微信圖片_20190520201520

        本文刊于2019年5月20日《解放軍報》“軍營觀察”版

        責編:劉莎莎


        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