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var id="nosey"></var>

    <var id="nosey"></var>
      <acronym id="nosey"><form id="nosey"><blockquote id="nosey"></blockquote></form></acronym>
      <code id="nosey"></code>

      1. 大咪咪
        下載手機客戶端
        首頁 >

        雷達總師的“超值人生”

        時間:2019-05-24  責編:劉若男  來源:解放軍報  作者:賀逸舒標簽:貢獻 祖國 人生價值 雷達總師 史仁杰

        res01_attpic_brief

        史仁杰 照片提供:崔功榮

          東方漸露魚肚白,都市街道熱鬧喧囂,這是北京早晨6點的景象。學生、上班族、晨練老人,構成都市一道充滿活力的風景線。

          史仁杰也是晨練老人中的一員。置身于人群中,你很難分辨出他和別的老人有什么區別。花白的頭發、零星的老人斑、干裂的嘴唇……誰能想到,這位普普通通的老人,就是多次為神舟飛船保駕護航的“回收一號”雷達總設計師。

          今年80歲的史仁杰已經退了休,還堅持著幾十年來養成的習慣。早晨6點起床,鍛煉半小時,再學習1小時,然后開始工作。正是這種嚴于律己的工作和生活習慣,讓他擁有了一個超值的人生。

          人物小傳:史仁杰,航天科工集團某研究所“回收一號”雷達總設計師,曾獲全國五一勞動獎章,“全國國防科技工業系統勞動模范”榮譽稱號。

          “人一生的價值大小,在于為祖國做了多少貢獻”

          是什么力量,讓一個出生在貧窮佃戶家的孩子成長為全國聞名的雷達專家?答案寫在他不凡的人生經歷中——

          史仁杰在航天領域取得了多項成就,主持研制的“回收一號”雷達多次為神舟飛船保駕護航,因此他獲得了數不勝數的榮譽。

          在史仁杰的工作生涯中,他一直銘記第一個榮譽。剛入職不久,史仁杰被選派出國學習,并在此過程中光榮入伍。在學習之余,史仁杰完成了他的第一篇文章,共108頁。“我學的是俄語,當時看了10大本俄文筆記。”史仁杰比畫了下高度,大概有4本《牛津詞典》摞起來那么厚,“參考了54本書,108篇文獻。”

          這篇文章完成后,史仁杰榮立三等功。這是他的第一個榮譽,是組織對他工作的肯定,也是一種激勵。

          “為共產主義奮斗終身的堅定信念,激勵著我們風雨無阻、砥礪前行。”史仁杰說。

          生于新時代的我們很難體會到,新中國成立,給中國人民帶來了什么樣的改變。我們在課本上看到的“飽受‘三座大山’的壓迫”,對史仁杰來說,是那樣的真實、那樣的沉重。

          史仁杰生于一個貧窮的佃戶家庭,每到年關地主來收債,他都會被母親抱在懷里,跑到山里躲債。呼呼的風聲、地主狗腿子的吆喝聲、母親無助的哭泣聲,成為他幼時的記憶。貧窮,讓史仁杰差點因為交不起一斗米的學費而退學。以至于后來,史仁杰看《白毛女》時,總會回憶起兒時的家境艱難,看一次哭一次。

          溧陽解放的那一天,史仁杰記憶深刻。1949年4月25日,天有些陰,細雨蒙蒙像一層紗籠罩著田野。史仁杰的二哥帶著他去迎接解放軍。

          隨著溧陽解放,地主被打倒,他家分到了十幾畝地,父母欣喜不已,晚上在油燈下一遍遍地翻看土地證。

          新中國成立,讓窮苦農民翻身做了土地的主人。從此,共產黨人的信仰,在他心中筑起了一座精神豐碑。走進軍工戰線的他誓言:“生命不息,奮斗不止,為中國雷達事業奉獻一生。”

          事實上他做到了。從青蔥少年到耄耋老人,他把一生都奉獻給了中國雷達事業。

          “干工作不是一件苦事難事。”史仁杰始終這樣認為,幸福是奮斗出來的,干事業干出成果,這是一輩子最幸福的事情。他常說:“人一生的價值大小,在于為祖國做了多少貢獻。我干了不少事,我的人生也算超值了。”

          憑著不放棄、不服輸的勁頭,從中專生一路成長為雷達總師

          1958年,航天科工集團某研究所成立。不久,研究所在全國范圍內招收科技人才。當時,史仁杰學的是比較“稀罕”的雷達專業,中專畢業后,他很幸運地來到了這個研究所。

          新中國成立初期的第二次人口普查結果顯示,當時只有0.4%的人具有大學文化程度。也就是說,大概1000個人中,只有4個人上過大學。

          如果是在老家溧陽,擁有中專學歷的史仁杰可以說是“香餑餑”。但是在這個群英薈萃的研究所,史仁杰沒有任何優勢。

          “當時我是所里學歷最低的。”史仁杰回憶說,后來當上研究員、總師,是同事支持幫助和自己努力奮斗出來的結果。

          史仁杰給自己定下每天學習5小時的計劃,他嚴格按計劃執行。這一執行,就是一輩子。

          史仁杰學歷不高,組織給予了他很多幫助與支持。剛到所里不久,組織便交給史仁杰一項全新的科研任務。這令他既感動,也感到“壓力山大”。

          根據任務需要,他被派出國學習,學的是最新的設備技術,史仁杰格外珍惜這次機會。他如饑似渴地汲取著新知識,一邊刻苦學習理論知識,一邊熟悉設備使用。“后來,我對設備再熟悉不過,閉著眼睛都能操作。”

          史仁杰的工作方式是想到一個好點子,便馬上找資料。久而久之,他便成了圖書館的常客。那時候的檢索方式不像現在這么便捷,沒有電腦檢索,只能人工查找。史仁杰就靠著圖書館的檢索手冊,查閱相關資料。

          幾個月后,史仁杰發現“總是依靠圖書館的檢索手冊,既費時又費力。”一來二去,史仁杰萌生一個念頭:整理一本自己的檢索手冊。

          說干就干。從那以后,他每次找到需要的資料,就會在自己的筆記本上詳細地記錄資料的題目、所在書籍的頁數及放置位置。久而久之,他便有了一本10多萬字的檢索手冊。

          這種學習勁頭在他多年工作中始終保持。學習英語時,他買了一本《簡明英語教材》,對照課本自制了長10厘米、寬2厘米的單詞卡,正面寫單詞,背面記漢字和拼音。他把單詞卡塞進兜里,走到哪兒帶到哪兒,走到哪兒背到哪兒。上班走路他在背,甚至連吃飯也要背上幾個。

          沒有人教他怎么讀,他就按照自己的理解發音。他笑著說:“我學的是啞巴英語,只會看不會說。”他采用循環記憶法,給自己制訂每天背30個單詞的計劃。堅持了2年多時間,他就可以看懂專業內的英文資料書籍了。后來,他通過了單位組織的英語水平考試,順利拿到了合格證。

          史仁杰憑著一股不放棄、不服輸的勁頭,從一名普通的中專畢業生、一位基層的技術人員,一路成長為高級工程師、研究員,直到總師。

          他拓展了生命的寬度,更延伸了生命的長度

          有句話講,你不能決定生命的長度,但你可以改變它的寬度。

          而史仁杰的一生,不僅拓展了生命的寬度,更延伸了生命的長度。在多出來的時間里,他散發出了更多的光與熱。

          “為什么說我的人生超值呢?醫生說我只能活到65歲,但手術成功了,我又多了十幾年,又有更多時間為祖國作貢獻。”

          史仁杰的人生并非一帆風順,在通往成功的路上經歷了太多的苦難。

          年輕時,脾臟腫大讓他當飛行員的夢想破滅,他不得不切除了脾。工作后積勞成疾,他的肝病越來越嚴重。在多年的雷達研制過程中,他老毛病時常發作,勞累時疼痛難忍。即使是在最艱難的時候,他也沒有放下工作。就連一向支持他工作的妻子,也開始擔心起來,“工作,你成天就知道工作。”

          其實,史仁杰并不是一味地只知道工作而不愛惜自己健康的人。他認為,只有身體健康,有了“革命的本錢”才能為國家做更多的貢獻。

          2004年,史仁杰被確診為肝癌。他向所領導報告病情時說:“你們不要為我難過,我準備做肝移植手術。如果不成功,我就走了,也不遺憾。因為我來到這個世界,要我做的工作,已經完成了。如果手術成功,我就再干幾年,為國家多做幾件事。”

          幸運的是,手術很成功。第二年春天,身體剛剛恢復的他便投入到工作中。這一年,行業里有一個新產品的研究計劃,專家們經過一番調研,決定把這個任務交給一家經驗豐富的研究所去完成。

          史仁杰覺得本所可以,他找專家溝通:“我們一定會搞出符合你們要求的產品。”

          回到研究所以后,所領導認為這項研究風險太大。

          “我認為值得爭取。”史仁杰回想起當時的情景說,對企業發展來說,永遠是逆水行舟,只有敢于迎難而上,才能有大突破、大發展。

          經過多次討論,大家統一了思想:上!

          史仁杰和同事們反復修改方案,進行各種評估,前后做了6次報告才得以通過。

          “我永遠記得那一天。”史仁杰說,那天凌晨5點,結果出來了,研究所拿下了這個項目。后來,經過3年的艱苦攻關,他們完成了這個高難項目的研發工作。

          史仁杰從死神手里奪回了自己的生命,并讓余生格外光彩絢爛。

          “我下一個目標,是活到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年,也就是2021年。為了實現這個目標,我一定努力。”史仁杰對自己的未來充滿信心。

          退休后,史仁杰依然離不開他摯愛的事業。他利用點滴時間,撰寫出一部60萬字的文集——《超值人生》。“這部文集為我一生的工作畫上了圓滿的句號。”這位80歲的航天人,在他有限的時間里,實現了超值人生。

        實習編輯:劉若男


        用戶評論